一本书的故事:天才剪花娘子郭佩珍

生活的史诗 · 发现郭佩珍

靳之林

最早在延安工作的时候,就知道佳县的郭佩珍,她的儿子给我写过信,我和她有过书信的来往。她希望我去佳县,但因为工作忙,几次从那路过,一直没有去成。

真正发现郭佩珍的剪纸艺术,是1995年9月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的时候。这是一次全球性的有关妇女问题审议的盛会,会议主题为:以行动谋求平等、发展与和平。配合这次大会筹备了美术展览,选了几十人的作品,其中还有台湾艺术家参与。当时我是评委,觉得送来的作品不满意,代表不了中国整体劳动妇女的文化艺术传统,也缺少历史传统的文化底蕴。我建议展览把乡村妇女的民间剪纸作品选进来,他们最能代表中国劳动妇女的文化艺术传统。我提出了三个人,库淑兰、高凤莲、郭佩珍。

配合世界妇女大会的展览是在中央美院陈列馆举办的,展览获得了大会组委会的高度评价,大会开幕式上全体代表为展览长时间的鼓掌祝贺。展览中库淑兰的作品壮观艳丽,高凤莲和郭佩珍的作品都有新内容的表现,她们的剪纸作品质朴生动,各自风格独特。尤其是她们用大红纸剪的大幅作品,气势大,造型独特而有活力。郭佩珍的大幅长卷作品,表现的是黄河两岸人民的生活。她喜欢用长卷的方式创作,郭佩珍内心深沉丰富,用剪纸表现生活的构图和造型能力都很强,她的作品生活气息浓,剪纸的细节表现很出色。我鼓励她去大胆表现生活,创作更多剪纸的新内容。

200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走近母亲河—中国民间剪纸天才传承者的生活和艺术”大型申遗展,郭佩珍是入选展览的22个民间剪纸代表传承人之一,她被邀请来北京参加展览开幕式,并在中央美院召开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剪纸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进行了剪纸表演。郭佩珍是一个有艺术创造力的剪纸艺术大师,她传统功底深厚,人生阅历坎坷,磨难多,但作为女人她又是一个顽强艰韧的人,了不起的女人。她表现陕北生活的剪纸是新的时代长卷,是中国乡村劳动妇女为民间剪纸做出的新贡献。

 

 

生活的史诗 · 用剪纸讲故事的女人

乔晓光

郭佩珍是佳县山城里普通的陕北乡村妇女,她又是一个天才的民间剪纸传承人。她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现的许多天才剪花娘子中,第一个用剪纸讲述自己人生磨难和历史经历的女人,郭佩珍也是一个用剪纸表现陕北人民生活和家乡景色的长卷故事歌手。   

郭佩珍在山城的窑洞里平静地铰着剪纸,平日里她沉默寡言,晚年她把心思都用在了剪纸上。郭佩珍每天都在铰剪纸,她用剪纸讲述着她经历的人生故事,这就是她生活的全部。象那些天才的剪花娘子一样,生活中的郭佩珍是一个民间艺术的全才,剪纸、刺绣、面花、纸扎、泥塑她样样精通,干什么都出手不凡。郭佩珍是一个心灵手巧、造型能力超众的艺术天才,看到她作品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但郭佩珍真正的独特之处,是她在民间剪纸叙事传统上的开拓性贡献。她创造性地把传统剪纸集体性的民俗叙事,转变为个体生活事件与历史境遇的叙事,郭佩珍为民间剪纸开拓了新的叙事方向。在个体性的叙事时空上,郭佩珍的长卷叙事剪纸跨度几十年,其叙事时间的成功表达,也成为现代剪纸领域的经典个案。    

郭佩珍为千年约定俗成的传统剪纸叙事,注入了淸新生动、切身至肤的个体生活内容。她是中国乡村第一个用剪刀书写“生活史诗”的女人,也是当代艺术领域中,稀有的以剪纸语言表现个体命运和苦难遭遇的艺术家。她的艺术拓展了剪纸叙事的深度,她用剪纸的生活长卷,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脱离开民俗事项和传统纹饰谱系的剪纸图像世界。郭佩珍在她史诗般的剪纸长卷中,叙述了她一生的经历,也呈现了家乡的山水自然、村庄田地及人情风物。

郭佩珍是一个用剪纸记忆生活的天才,无论是表现具体民俗细节,还是村庄和窑洞里的生活,以及大场面的习俗活动场景,她都能驾轻就熟表现得真切生动、耐人寻味。郭佩珍的剪纸语言不同于传统剪纸的风格,虽然她传统剪纸的功底深厚,但她更渴望追求剪纸艺术个体价值的创造。郭佩珍有属于自己剪纸语言的叙事风格,她表现陕北生活的一些独幅剪纸,也不同于通常的民间稚拙风格,其创作的手法和方式已近似于延安鲁艺时“新剪纸”的风格。她手下那些陕北劳动生活小景,质朴清新、栩栩如生,这源自于郭佩珍对乡村生活的熟悉,也是她对剪纸艺术语言独特的追求。郭佩珍独幅生活小品的表现,不同于延安时期古元模仿民间剪纸创作的“新窗花”,郭佩珍以民间自身的剪纸语言,创造了属于民间自己的剪纸新风格。     

郭佩珍的剪纸创作,体现了民间剪纸源自生活和传统的顽强生命活力。她剪纸创作的重要启示在于,剪纸作为一种生存行为和情感载体,其本质是以人为本的艺术,郭佩珍追求剪纸个体创造性的价值观,为剪纸的发展开辟了新道路。我们看到了一个乡村妇女剪纸传承者,在个体艺术价值实现上的自觉和个体命运的自主与觉醒,这是郭佩珍非常了不起的地方。郭佩珍的剪纸创作,标志着传统民间剪纸在个性化艺术创作上的新开端,也代表了这个时代中国乡村劳动妇女文化创造力的新能量。库淑兰、高凤莲、张林召、苏兰花、刘兰英、彭粉女等,这些天才的剪花娘子,都表现出在深厚传统土壤上,个体命运觉悟后的境界与能量。         

郭佩珍的剪纸长卷以现代人物为主体,这与传统的民间剪纸题材极为不同。在陕北,传统剪纸的主题多是花草纹样和吉祥动物,也有少量与花草结合的娃娃纹样,巫俗使用的娃娃人是独立的人形。郭佩珍的现代人物剪纸长卷是她对剪纸的新创造,是时代生活表现的需要。郭佩珍剪纸创作的初始,曾得到著名民间文化研究学者、艺术家靳之林先生的充分肯定和鼓励。郭佩珍还专门创作了表现靳之林与她生活的剪纸,以此感恩和纪念。    

郭佩珍剪纸长卷的造型语言端庄严谨、清秀流畅,无论是讲述磨难还是坎坷,从不刻意夸张表现,其端庄清秀的剪纸风格,自始至终平静细致的娓娓道来。郭佩珍的剪纸回到了自己内心的深处,命运的河流平静如水。郭佩珍剪纸长卷的故事是具体的、真实的,也是切身和刻骨铭心的。在这里剪纸成为命运故事的时间载体,剪纸在时间意义上的图像价值和功能显现了出来。郭佩珍消解了传统剪纸中群体性的民俗隐喻,直面个体命运的真实,她的故事也折射出了中国乡村农民的命运与境遇。郭佩珍真实、真诚的故事叙事勇气和力量是令人尊敬的,她使我们看到了艺术当代性的新曙光。   

郭佩珍的剪纸艺术,是她多年生活积淀和人生坎坷磨难的结果。苦难的沉积会孕育更强大的生存信念和力量。郭佩珍是一个观察生活的敏感者,她有着极强的剪纸造型能力,有着剪纸长卷的叙事能力,以及对事物超常的默写能力。她把佳县山城的点滴细节都黙记在心。苦难的经历成为郭佩珍剪纸创作的灵感之源与情感动力,她孤独沧桑的心灵通过剪纸向世人诉说。郭佩珍是一个不甘心向命运屈服的女人,生活的磨砺造就了她孤傲坚韧的生活意志,命运的不公和坎坷使她更加平静而深沉。霍文多为郭佩珍撰写的《古树开花》传记中,记录了她剪纸背后的故事和生活之路。我的学生陈明溍和展倩同学,她们赴佳县郭佩珍奶奶家进行了长时间的田野口述调查,展倩为郭佩珍撰写了口述史,陈明溍写了郭佩珍剪纸图像志研究的论文。       

二十世纪的中国,经历了太多的动荡与磨难,从战争到自然灾害、从政治运动到社会变革,民族觉醒与崛起的道路从来没有平坦过。生活在中国底层乡村的郭佩珍同样经历着二十世纪社会波动的每一个时间细节。国家的命运同样关联影响着底层乡村的每一个家庭和每个质朴的个体生命。那些曾经的历史片断与细节,在郭佩珍的剪纸长卷中表现得尤为深刻。我们从郭佩珍的剪纸中也看到了中国农民群体质朴的乡村生活,郭佩珍为民间剪纸赋予了新的艺术能量和生活的诗性,为乡村正在衰落的民俗剪纸开僻了新的路径。我们相信,民间剪纸在当代叙事中有其不可替代的艺术价值和未来意义。

文章节选自《生活的史诗:天才剪花娘子郭佩珍》

(乔晓光、陈明溍编著,江西美术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公示

民协动态

精彩视频